陈又鸟。

人生目标: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一些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要说一下的话。

年过完喽,字母表的Z出了一点问题发不上来QAQ,想看的话私信我吧。有惊喜的,很好看。
今天发这个lo是说个事儿哈,暂时退lof,到明年六月。
本来有点犹豫要不要特地发个lo讲这事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显得超刻意,不过觉得还是讲一下比较好,不然就突然消失有点不负责任是吧。
嗯,好像没怎么讲过我个人的事儿,其实从更新周期就能看出来我是个学生党叭,明年就是三党喽,所以学业为重写文的时间就很少了。这四辆车也算告别礼物嘞。(暂别,嗯,暂别)
来lof一年了,感谢所有人的陪伴,很开心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儿。
也在这儿立个flag吧,一志愿fdfz,二志愿hsdefz,三志愿jpzx。
祝我好运。
要记得你们的小渡呀。
希望明年还能见到你们。我爱你们。

repo这两天的小事情们。

演唱会盛况我就不多说啦空间微博返图视频都超多的,几个小事情我印象特别深刻,写在这里。

首先是817当晚,演唱会的时候,我们正在疯狂打call尖叫的时候,隔壁那一列从后面传来一板润喉糖,小姐姐说:“往前传,一人一颗。”稻米也太暖了吧,晚上结束之后嗓子彻底哑了,一想到这个事情就觉得好贴心。

然后是818在西泠印社的时候,上面“吴邪的小店”里面人特别多,我买完明信片在写的时候,边上一个小姐姐说:“姑娘字写得不错。”哇当时我那个小心情荡漾得要死。结果之后!有个南方口音的妹子问我说能不能给她朋友写一把扇子,哇我激动到手抖,妹子一直在夸我字写得好看,哇超级羞涩。然后我又帮她写了张片子还和她朋友扩了列,跟她微博互关了一下,贼快乐。

接着在西湖边上逛,路上遇到两个稻米妹子,看到我们身上一模一样的官方应援T,就跟我疯狂挥小手,对视之后确认眼神心领神会,我本能反应说了一句,“新年快乐!”妹子也回了我一句。就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啊啊啊啊【路人视角:嗯???八月???新年???】

还有就是,穿着故人归的T的时候,就特别谨言慎行啊想着绝对不能给稻米丢脸!【穿校服的时候就没有这个觉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这两天真的超!级!无!敌!开!心!快!乐!
此生无悔入盗笔!!!!!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明年再见!!


第十三年了朋友们!! !!!
我疯了!!!!
p1背景图来自 @佛祖开光 太太。

盗笔男你 雨

字母表系列-Y
-

#吴邪
“我活得好悲伤,在雨中拉肖邦。”
你最近一直在叨叨这句话,吴邪都快听疯了,就差没怼你一句:“你怎么不在雨中拉屎。”了。
有一天外头下雨了,你不乐意出门去。
“下这么大雨干什么要出门啊。”你很懒散地躺在床上。
“去拉肖邦啊。”吴邪说。
你沉默了一会,“……这个笑话好冷。”
“之前不是你天天的在那儿叫唤说——”吴邪清了清嗓子,掐着声线,故意模仿你的语气“我活得好悲桑,在雨宗拉肖邦——”
你又好气又好笑,说真的,你觉得吴邪最近越来越无厘头了。你原以为是他吃错药了,后来发现他本身就这天性,只不过被压太久了,到你这儿释放出来,就用力过猛了点儿。

#张起灵
你和他能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一场雨。
在夏季的某一天,那时候你和他还不那么熟悉,两个人在路上走着,连尬聊都聊不起来,气氛极度僵硬。
可能是老天都看不下去,天降骤雨,猝不及防。你和他都不可能准备伞。你第一反应就是跑回家,但你还没跑几步,他就从后面迅速冲上来,把外套脱下来扔给你。
“盖上。”
你还在原地发愣,张起灵把外套抖擞抖擞开,直接罩在了你头上。
“头发湿了,容易着凉。”张起灵说。
你当时真的感动到了一定境界,换个任何别的人都不会有这种效果。张起灵的关心和体贴,因为极度少见,所以特别值钱。
后来还他衣服,请客道谢,各种事情下来,你们俩的感情就逐渐逐渐培养起来了。你一直以为他当时只是无心之举,无心插柳柳成荫罢了。
毕竟,谁都不会想到,张起灵这样的人也会为了之后的联系,而刻意让你欠他个人情吧。

#解雨臣
他怎么会知道你偷摸着跑出去找小姐妹喝酒,怎么会知道你们去的是哪家酒吧,怎么会知道你刚刚好没有带伞,怎么会有闲工夫跑过去给你送伞。
你当时看到他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完蛋了。
因为以前发生过意外,所以他明令禁止过你自己跑出去喝酒的,得,这下被抓了个正着。
他撑着伞跟你一起往回走的路上,他半个字都不说,除了雨声你什么都听不见,你瑟瑟发抖,心说这次玩脱了。
“小花……你说句话行吗。”你弱弱地问了一句。
他还是不说话。
“小花我错了我错了,你别不说话好不好,你这样我很害怕的……”
他仍然不说话。你道歉着,撒娇着,求了一路,他就是不说话,你很崩溃。
在你们走到家门口的同时,雨停了,解雨臣却不收伞。
“崩溃吗。”他问。
“你他妈终于愿意说话了?”
“我就是想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知道,当我回家发现你不在的时候,有多崩溃。我以为你出事了。”解雨臣像在强忍着什么似的,他看着你,眼神甚至有一点点示弱的意味了。
天哪,把解雨臣弄成这样,你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罪人。
“能听话吗。”
听,听听听。什么话都得听。

#黑瞎子
你和黑瞎子干过一件挺有情趣的事儿,算不上浪漫,但每每想起来,都觉得那场景特别美好。
一场小雨,你和他两个人在街上走,天色很晚了,雨没有要停的意思,你们也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没有目的,就是走,压马路。他拉着你的手,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你说,这雨下得有什么意思。”你说。
“是没意思,一点儿威力都没有,下了跟没下似的。”黑瞎子说,“不过,你觉得没有,这小雨下着,就让人不想回家。”
“嗯。”你应了一声,不说话了,气氛也完全自然。只要你或者他想,可以随时停下,也可以随时开启下一个话题。
“咱走多久了?”
“不知道。”
“雨没停,继续走吧。”
“好。”

男神x你 国欠师

内置吴邪黑瞎子。
ooc
可能之后会有别人的。

-

#吴邪
教物理的那个老师很有意思。请的家教里,你对他的印象是最深的。
那老师叫吴邪,名字听着就很有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他和你几乎没有距离感。他很风趣,又能胡扯八道,讲起题来又耐心,何况生得一张好面孔。高中生难管,挺多老师都拿你犯难,但他的控场能力却极其强大。
“吴老师!”街上恰巧遇到他,你叫道。
他先是一愣,想了一下,试探着叫出了你的名字。你很意外:“吴老师,你居然第一天就记住了?”
他笑了,“我没几个学生,你的名字挺好听的。”
“你的名字才好听。”你脱口而出。他的话可能只是客套,但你是发自真心地喜欢他的名字。
“总有人这么说,天真无邪,是吧。”吴邪仍然是温和的语气。
“吴老师,你不介意我叫你天真吧。”
“不介意。”他仍笑着,眼神却突然飘到远处去了,“我以前有个朋友,也管我叫天真。挺久没听见别人这么叫了。”
这个眼神,一定有故事。你心想。
“不说了,我先回家了。”吴邪回过神来,跟你道别。你也说了声“再见”,之后却一直忍不住想他。
听爸妈说,这老师是浙江大学毕业的,四十好几了,没结婚。你原以为是投身教育舍弃自我的主,但他却是这两年才开始带学生的。他家住在西湖边上,也不像需要做家教挣外快的。
你的脑海里已经自动形成了精彩的人物传奇,细想就觉得自己思维太跳跃了——哪儿有这么多奇人,还跑来当你的老师。不可能的啦!你摇了摇头,去想别的事情了。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经历过的事情,远比你想象的传奇更加传奇。

#黑瞎子
齐老师是教历史的,在你们班人气很高。原本一上历史课就睡倒一大片,现在历史课上的学生是个个儿精神抖擞。课堂氛围活跃得很,然而历史成绩却极度惨淡。要不是你们第二学期发奋图强考了个均分第二,又加上联名上书,这个齐老师可能已经被校长开了——虽然谁都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把这齐老师给放进来的。
他上课喜欢侃,一侃就天南海北说开了。他最能说的就是古代文物,考古那块儿,说得头头是道。再加上他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套个袍子就能讲相声了。京腔的感染力极度强大,他带了你们三周,你们班的人说话就全都带了儿化音了。
“上回咱说到哪儿了?”这是他每次上课的惯用开场白,这时候就会有人很积极地接话提醒他。齐老师可能也是想抓抓进度,就大手一挥说:“得了,讲到那儿就成了,再往深了讲就出事儿了,咱今儿上课。来,第一单元第四课,诶哟我次……我次饭的时候把课本儿落食堂了,课本儿没带,第一排这位戴眼镜儿的小同学,你书借我看看。”
然后,不出五分钟,他的话头就能从课本溜到八百里以外的巴丹吉林沙漠去,根本就收不回来。
你们喜欢他,因为他讲课有意思,课本上的知识你们全靠自学成才。他课上讲的事情,你们全当是传说故事听,精彩得很。你问他如何把故事说得那么逼真那么有逻辑那么吸引人,他只说了一句:“阅历丰富了点儿而已。”
好神秘啊,齐老师。

-
所以学校怎么可能会招黑瞎子这种一看就像有案底的老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盗笔男你 笑

字母表系列-X
突然发现X 既是邪又是解还是瞎甚至可以是小哥的“小”。(这人好无聊)
ooc
-

#吴邪
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如果抛开脸上的法令纹和眼角的鱼尾纹的话,活脱脱就是一个阳光开朗,干净青涩的大男孩儿。
一个人历尽千帆之后,还能有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难得的事情。
“吴邪,你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你由衷地感慨。
“我笑起来好看吗?一把年纪了,一笑一脸褶子。”吴邪自嘲。
你摇头:“不笑也一脸褶子,所以还是笑笑好看。”你开着玩笑。
“嗯。”吴邪应了一声,“你也多笑笑。”他捏了一把你的脸。

#张起灵
你试图用一种很下三滥的手段逗张起灵笑——挠痒痒。虽然你并不确定像他这样的特殊体质,身上会不会长痒痒肉。
然后你就把张起灵扑倒在了床上,在任你摆布,没加任何反抗的前提下,你才成功地把他按在身下,开始上下其手。
张起灵很好奇你这一出是想做什么,他就看你一双小手来回来去地在他身上挠,一下一下不轻不重的。张起灵没有明白你行为的目的所在。
直到你都没力气了,他还是特别淡定,毫无反应,你十分受挫。
“你……想做什么。”
“想逗你笑。”你一脸怨念。
张起灵愣了一秒,然后笑了。
“费劲。”

#解雨臣
解雨臣在你面前总是笑着的,尽管很多次你都看出他面容难掩的疲惫。他强作的笑容总是让你很心疼。
“小花,你要是难过,能不能也和我说说。”那天他一如既往地以笑容对你,但他的憔悴让你心酸不已。
他还是笑着,“你怎么看出来我难过了。”
“我就是看得出来。”你一把抱住了他,他也用手在你后背轻轻拍了两下。
“傻瓜。”他低声说,“只要回家了,你在。我就没什么可难过的。”
他对你的笑容不是怕你担心而伪装的,是看到你的那一瞬间,一切纷扰烦乱都瞬间消失的释然。

#黑瞎子
印象里你看到黑瞎子的表情,十有八九都是笑着的。你那天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就问他:“瞎子,你怎么那么爱笑。”
“其实……”他拖长音,仿佛要宣布什么很沉重的真相,“我做了嘴角上扬手术。”
这回答也真是只有黑瞎子能说的出来了,你不理会他的抖机灵,接着问道:“到底为什么。”
“习惯了。”黑瞎子很随意地答道。
你听到这个回答,之后没有再提起过这个话题。
笑对他而言,只是一种习惯。外人看,或许是疯癫戏谑或玩世不恭,你却觉得那笑透着一股子酸涩味儿,泛苦。

盗笔男你-忘。

字母表系列-W
见标题知糖。

-

#吴邪。
“忘了吧。”
这样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说真的,你很想一耳光抽上去。
他妈的,这算什么?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你的眼泪依旧瞬间掉下来,吴邪转身背对着你,其实和你同时掉了泪。
“忘了我。当作我们从未见过吧。”吴邪竭力压制着声音里的颤抖,说出这样的话,是在他自己的心尖上扎,扎得鲜血淋漓。
你咬牙切齿:“……好。”
吴邪走了。他觉得再不走自己的心意就会动摇。他必须要走,必须离开你,才能真正维护你的安全。若你因他遭遇不测,他会怨恨自己一辈子。所以,他宁肯做个恶人,让你忘了他。他已经把伤害减到最小,可你仍然痛彻心扉。
看似一别两宽,却是故人难忘,又怎么可能生得欢喜。

#张起灵
他的一生原本就是在不断的遗忘中度过的,有的事情忘掉了能找回来,有的事情忘掉了就再也不会留有一点点痕迹,就仿佛从未发生过。
何况你的生命相对于张起灵的,过于短暂,他迟早会忘记你。你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
但他拿完全陌生的、淡漠的、疏远的眼神看向你的时候,一切预设的心理防线全部崩溃。
那是彻头彻尾的遗忘,你一眼就明白了,但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接受这件事情。
你只能安慰自己——愿赌服输。

#解雨臣
解雨臣出了意外。
除去大大小小的外伤以外,他的精神也受了损伤。神志一切清醒,唯独一点,他不记得你是谁了。
你用尽浑身解数帮他想起来,然而任何治疗都显然不奏效。但你仍旧陪在他身边照顾着他,尽管从前他看向你的温柔的眼神变成了防备。
意外仿佛让他的性情变了很多很多,他对你的态度极其恶劣,一遍又一遍地让你离开。你执意留着,他就发火,严重的时候有什么砸什么。
你不忍心看他痛苦下去,选择了在他视野里消失。
解雨臣不再闹了,就像意外前的他一样。秀秀来的时候,知道你已经走了,就问他:“你何必这样呢。”
解雨臣苦笑,“你以为这场意外只是个意外吗?跟着我,她早晚要受牵连。”
解雨臣看着天花板,闭上眼睛。
他这辈子,就只骗了你这么一次。

#黑瞎子
黑瞎子的视力一天不如一天,任何时刻都有可能暴盲。
“还没法子能治好吗。”你比他焦虑,他对于自己的眼睛从来觉得,能多看见一天都是老天爷赏的。
“再等等吧。”黑瞎子说道,虽然他也并不清楚这一等会有多久。
“你能等,可你的眼睛等不了。”
“没事儿,活一辈子能看见你这张脸我的眼睛就不算长了。”黑瞎子轻轻捏了一下你的脸。
你听他说这话觉得心酸,“你眼睛要是坏了,那不就再也看不到了吗。早晚会忘记我长什么样的。 ”
“不可能。”黑瞎子语气突然认真了几分,“就算我忘了天上的月亮长什么样,我都不能忘了你的脸。”
黑瞎子拉过你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在这儿放着呢,你说我忘得了吗。”

盗笔男你 V

字母表系列-V
内容大概是他看见你穿了个V领的情况。

-

#吴邪
“嘶……今天有这么热吗。”吴邪的眼神在你的胸口游走。
“房间里你不觉得,等会出去了太阳毒得很。”你注意到吴邪眼神停留的部位,低头看了看,把衣服往上拉了拉,“你看什么呢。”
“我很难控制自己不看。”吴邪扭过头去,“你这件衣服什么时候买的。”
“上次咱一起出去的时候你给我挑的啊。”你回忆了一下说道。
吴邪像是完全忘记了这段记忆,“我给你挑的?”
“我原本都没想买的 你当时非说这衣服好看,硬说这领子设计得特别棒。”你记得很清楚。
“那我……”吴邪把头扭回来,大大方方地看着你的领口,说,“那我品味真好。真的,现在越看这衣服越觉得好看。”
他又凑近了些,你的脸有点发烫。
“反正出去也是咱俩人约会,要不咱就在家凉快着约吧,一样的。”吴邪说。
后来这件衣服没有被穿出门,因为那天你们两个就在家里呆了一整天。至于做什么,反正是不穿衣服的那种。很凉快。

#张起灵
“小哥,衣服好看吗!”
他稍抬了一下头,说:“嗯。”
张起灵的冷漠回应不是在敷衍,而是他确实不会评价。你其实已经习以为常了,尽管你还是很希望他对你特地穿的V领衬衫有点不寻常的反应。
直到你他后背上隐隐出现的麒麟纹身,还有始终不投向你的眼神出卖了他。你暗笑。
原来表里不一这一点,小哥也难逃过啊。

#解雨臣
你其实也犹豫过要不要把V领上衣穿出去,毕竟这种衣服也不太符合你平时的穿着风格。但你确实有些好奇解雨臣看到这件衣服会有什么反应。网上视频里的男友反应都是吃醋,你挺好奇放在解雨臣这儿会是什么情况。
你下身搭了个热裤,若无其事地走到解雨臣面前。
解雨臣显然注意到了你非同寻常的衣着,你原以为他可能很别扭很不自在——就像视频里的那些男友一样。
但他什么都没说,很自然地牵着你的手就出门了。
你忍不住问他,“小花儿,对我衣服没有什么评价吗?”
“好看,显身材”
“我还以为四十岁男人接受不了这样的。”你感叹道。
解雨臣笑了:“你男朋友我是谁啊,哪儿那么封建。你这么美好的年纪,该展现就展现,何必藏着掖着。”
“何况,你的手我牵着呢,别的人看过来的眼神其实不是看你,是在嫉妒我。”
解雨臣这番话让你觉得,这辈子就他了。

#黑瞎子
“媳妇儿啊,穿这样,你还嫌今天不够热吗。”黑瞎子看了一眼你,说道。
你不明所以,“就是热才穿得少啊。”
黑瞎子说:“你体谅一下我的感受成吗?体温已经够高了,你这么一穿更直线上升了。”
“哟,没发烧吧?”你故意爬到他腿上,把手背放在他额头上摸了又摸,“还行啊,没觉得热。”
你的腿在黑瞎子的大腿上蹭了又蹭,稍微一弯腰,领口就敞开在黑瞎子眼前,他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你的腰。
夏天的裤子很宽松,很薄。你感觉有什么东西硌着了你的腿,低头一看,小帐篷已经支起来了。
“你来解决一下。”黑瞎子在你耳边说。